今天是: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首 頁 | 協會動態 | 行業資訊 | 通知公告 | 展會信息 | 行業數據 | 生產許可證與標準 | 政策導向 | 產業安全 | 聚焦企業 | 會員之窗
中國眼鏡網-中國眼鏡協會網首頁 -- 琛屾キ璩囪▕ -- 詳情
中國80%以上、全世界50%以上的眼鏡片都是這里生產的
信息來源:上海熱線          發布時間:2019-07-11

  勞動密集型產業一定會算到人員成本,可對于鏡片這種對工人技能要求高,目前還難于用機器替代的行業,產能、效率、合格率等也都是決定成敗的因素。特別是,國內還有一個增長空間巨大的消費市場。即便說“雞蛋不放在一個籃子里”,雞蛋也難以立刻從一個籃子全部轉移去另外一個,是否搬去東南亞沒辦法只算人工賬。

  丹陽的眼鏡江湖

  從高鐵丹陽站出來,馬路斜對面就是丹陽眼鏡城。就像以生產小商品聞名的義烏以小商品城作為大眾消費者跟產業的連接,丹陽眼鏡城是觀察鏡片產業的切面。

  必然眼鏡的運營總監鞠皓是土生土長的丹陽人,他所在的品牌在電商平臺必要商城上獨家銷售,年銷售額有幾千萬元。他說:“丹陽眼鏡城有幾千個車位,周末和假期開學前都停滿了車。不僅限于蘇錫常,最遠能輻射到安徽的消費者,他們也會坐高鐵來丹陽,一般停留兩天,其中一天就是專門逛眼鏡城。”

  丹陽眼鏡城設有游客中心,是這座縣城實打實的旅游景點。進到眼鏡城里,隨便一家店鋪,即便面積不大,四面墻上密密麻麻碼著各式各樣的太陽眼鏡、光學眼鏡,像眼鏡的汪洋大海,甚至令人無從選擇。鞠皓說:“因為逛起來會蒙掉,所以,商鋪就雇人等在高鐵丹陽站的廣場上,只要乘客出站就上前問配不配眼鏡。用這種方法把客人領進店鋪,提高銷量。”

  中國80%以上、全世界50%以上的眼鏡片都是這里生產的。都說眼鏡“暴利”“水很深“,真是如此嗎?

  丹陽眼鏡城是知名的眼鏡集散地,人們甚至坐著高鐵來買眼鏡。

  丹陽眼鏡城不僅僅是個買便宜眼鏡的市場,也是中國眼鏡產業樞紐般的存在。一副眼鏡細分下來其實是鏡架、鏡片和配裝三個完全不同的行業。在中國這個超級代工廠里,已經形成了區域和檔次分層。

  鏡架產業分布在珠三角和長三角,其中像開云集團這樣的奢侈品品牌代工廠集中在東莞深圳,從設計到生產已經形成了成熟的產業鏈。中低檔鏡架則集中在溫州地區。鏡片產業主要就在丹陽。裝配要考慮的是采購和庫存,跟眼鏡架像時裝一樣款式多樣相比,眼鏡片一個度數就是一個SKU(庫存量單位),所以, 鏡架和鏡片之間,裝配更容易跟鏡片行業離得近。

  中國80%以上的眼鏡片、全世界50%以上的眼鏡片都是丹陽生產的,無論深圳鏡架、溫州鏡架,還是丹陽本地生產的鏡架也流轉到丹陽來,配裝,再發到世界各地的眼鏡店、消費者手中。

  丹陽眼鏡城是眼鏡行業水面上的冰山,水面以下是幾千家大大小小的鏡片工廠和作坊。鞠皓說:“在丹陽,隨便從大街上拉一個人,都能問他搞一副眼鏡。他的朋友圈里肯定有人是從事眼鏡行業的,不是他本人,就是他親戚、鄰居或者朋友。”在丹陽鏡片產業的集中地司徒鎮走一圈,就知道這句話絕不夸張。

  當地人都有自家的院子,起了三層或者四層的樓房,住宅的一半面積或者樓對面的平房里就是眼鏡作坊。“從前家家戶戶還是農村那種房子的時候,司徒鎮就開始做眼鏡了。有的做模具,有的做鏡片,全是小作坊。 丹陽的鏡片文化就是從這種草莽中形成的。我周圍很多家族,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兒子媳婦六個人,爺爺奶奶做染色,爸爸媽媽做鏡片鏡架,兒子媳婦做電商客服和配裝。他們有的開淘寶店,還有在美國亞馬遜、日本樂天上賣眼鏡的。每個月賣幾十副,收入不差的,甚至是比較可觀。”鞠皓說。

  這些鏡片的家庭作坊,既是鄰居,也是競爭對手和合作伙伴。鞠皓說:“他們可以一起拼單買原材料,如果一家的訂單做不過來,也可以分給其他家幫忙一起做。除了通過電商平臺賣眼鏡,生產的鏡片銷到眼鏡城,銷到中國各地、世界各地都不是沒有可能的。”司徒鎮上,甚至不用去眼鏡集散地、眼鏡工業園,走在路邊就能看見小眼鏡店、住家門口的眼鏡柜臺。鞠皓說:“這里賣眼鏡不需要什么理由,可能家門口剛好多了一個窗戶,就擺出眼鏡了。如果他們一直都在賣,那說明也賣得掉。”

  丹陽當然也有大廠代表鏡片制作的品質和實力。世界上最大的鏡片公司依視路集團在丹陽就有6家合資企業,鞠皓所在的必然眼鏡就隸屬于其中一家。必然眼鏡的母公司美樂集團在8年前跟依視路合資成立視悅光學,開辟出了集團的光學板塊。江蘇美樂集團董事長王翔宇說,光學板塊有出口代工、內銷、電商等領域的多家公司和工廠,年銷售額超過5億元人民幣。他的出口業務是丹陽鏡片行業里排名第一的企業。

  美樂集團光學板塊的鄰居,是一家美國獨資的電商眼鏡公司。美國消費者在網上下單,它則從中國采購鏡架和鏡片,在丹陽配裝之后,發貨去美國。美樂集團也是這家美國眼鏡電商的鏡片供應商之一,王翔宇說, 大概每天要配裝一萬副眼鏡發到美國去。這家公司和另外一家每天配裝幾千副眼鏡的外資公司一起,占據美國眼鏡電商70%的市場份額。

  鏡架和鏡片都是典型的勞動密集型產業,要面對國內勞動力成本上升和招工難的現實,最近還被列入了美國增稅的名單。雙重壓力之下,不免讓人好奇丹陽的鏡片產業還能像從前一樣占據龐大的市場份額欣欣向榮嗎?因為從家庭作坊的形式逐步發展而來,跟東莞那種工業化的園區相比,司徒鎮的鏡片產業園布局時間不算長,道路是新的,工廠和公司辦公樓也是新的。這些入駐的企業是繼續扎根當地還是像輿論所說遷往勞動成本更低的東南亞或者印度呢?
  工人技能是核心競爭力

  無論輿論怎么關注制造業的海外轉移,鏡片領域還在謹慎地談論這個未來。這種態度跟鏡片生產的行業特點相關。它雖然是典型的勞動密集型產業,可決定一個工廠的成敗和利潤,卻不僅僅是一道節省人力成本的算術題,有實力按時交期,有管理能力提高合格率是能夠拿到訂單的關鍵,有了訂單才能產生利潤。鞠皓說:“代工廠之間要拼價格、拼品質、拼交期。

  比如,為了拼交期,理論上講代工廠應該是用戶下單,工廠按照訂單采購原料生產。那是絕對拼不過的。所以,任何一家規模比較大的代工廠都有龐大的原材料和半成品庫存,保證訂單來了就能生產,連補貨的周期都很快。一年做一個億的代工,可能庫存原材料就要備到2個億。” 在如此激烈的競爭環境里,產能和品控就非常重要。浙江有鏡片企業很早就在越南投資了新廠,但6年時間產能也沒有達到預期,成了行業關注的案例。

  提高產能和出品穩定,現在最容易說到的解決方案就是用機器替代人,可目前都很難做到。不是技術研發實現不了,而是一筆經濟賬。 跟自動化程度很高的制藥、汽車等行業相比,鏡片和鏡架行業太小了。王翔宇說:“丹陽超過1個億銷售額的鏡片企業不到10家,超過3個億的可能不到5家。很多人做了幾十年也就只有幾千萬的盤子。我們年銷售額有5.5億,應該排在前三,廠房里的設備一套要幾百萬,工廠總投入接近2億。對比一下銷售額多少、設備多少錢,就知道有誰能愿意花錢用機器換人做鏡片了。如果一年只有幾十萬銷售額,是不會投入的。” 買家屈指可數,自動化設備改造的公司就沒有動力投入到鏡片生產行業中來研發。

  在王翔宇的工廠里能看到現在鏡片行業最高級的設備,外行一目了然的對比是,跟司徒鎮鱗次櫛比的小廠和眼鏡城樓上的那些工作室不同,王翔宇的工廠實行的是無塵操作,進入生產區域要先更衣、穿鞋套,還要通過一個像安檢室一樣的除塵的隔間。他們還啟用了一個使用了云技術的定制中心,全球各地的客戶可以通過云平臺下單特殊要求的鏡片,單獨在這個中心里制作完成。

  鏡片既然至今都存在大量手工制作,科技成分并不大,粗略講就是按照訂單的要求準備模具,把樹脂鏡片的液態原材料注入模具,烤干,再根據需要完成鍍膜等工序。為了提高生產效率和控制品質減少瑕疵,王翔宇的工廠里很多工序都使用了機器,比如模具清洗在作坊里是在一道道排成行的水缸里完成的,工廠里卻使用了龐大的清洗機,整個車間只需要兩個操作機器的工人,就能保證全天生產的使用。

  在車間之間的銜接,或者一些關鍵工序里依舊依靠人的經驗和操作。合模是鏡片生產的關鍵。鏡片模具是由上下兩片玻璃組成,中間是空心,不同的模片組合決定了鏡片的光度。在王翔宇的工廠里,兩片模具合成的工序已經全部由機器完成,可每臺機器前面需要坐著一位工人檢查模具的清潔程度和模片選擇是否正確,降低瑕疵率。

  注入原材料是鏡片生產里最為精細的工序之一,目前還得依靠手工操作。操作臺的每個工位上都安裝了一個精細的水龍頭,工人們按下按鈕,把液態的原材料注入到模具當中。這個看似簡單的動作,卻需要一兩個月的培訓,因為手要穩,心里要知道注滿模具的量來決定何時抬起手。熟練工人能做到像機器控制般一氣呵成,原材料不多不少剛好注滿,可如果不熟練,容易形成氣泡,鏡片就作廢了。

  工藝看起來簡單,人是復雜的,讓幾百位工人整天坐在操作臺前從生手到熟練,按照標準化流程穩定地執行這些精細的工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王翔宇的兩位主管生產的總經理,一位是從派出所所長轉行,而孫永忠是從當地高中的教導主任轉行,都是擅長管人的職業。

  孫永忠說:“管理不是你上班遲到我給你扣錢這么簡單,每年都會遇到很多根本想象不到的情況。比如,剛進入這個行業的時候,蘇北和安徽的工人素質高又很勤勞,工廠很歡迎。可有些地方的工人文化水平低,鬧事的、吵架的、上著班就不來了。有些工廠就不招這些地區的人。我們還算好的,把人招來慢慢教。”

  工人的技術和可靠程度是工廠競爭力之一,為了留住工人王翔宇也想了很多辦法。為員工提供單身宿舍、夫妻房,想辦法解決外地員工子女的上學問題現在已經是很多工廠在做的事情。除此之外,美樂集團有房地產板塊,它的樓盤以優惠的價格向員工們銷售,并且根據入職年限和崗位,還向員工提供無息的首付借款。

  孫永忠說,工廠里有幾十個本地的工人是鏡片廠創立時就招工來,一直跟著做到現在的。外地工人因為各種原因可能流動性大一些,但也有不少在丹陽定居了。也因為工人的重要性,海外建廠就不得不考慮這方面的因素。王翔宇說:“ 設備可以花錢買,可一個工廠的幾百個員工從頭培訓,員工的成材率對產能的影響很大。我們丹陽工廠能做到現在的銷售額,內部管控是不錯的。產品的A級率可以達到90%以上。有些公司按照這個標準A級率只能做到60%到70%。”

  有培訓和管理丹陽工人的經驗,也可以拿到海外去復制。很多企業已經在走出去,未來王翔宇會不會也像其他企業一樣把一部分產能放在海外,他還在觀望。“中國代工這么多年,員工技能很強。去海外開廠,技能提升有一個過程。而且這么多公司搬去了東南亞,它的人工成本也是會隨著企業數量增加而增加的。回頭看中國,中國發展速度太快了。我2006年開始做鏡片的時候,丹陽工人工資每個月也就900塊錢,現在包括社保每個工人一年的成本要6萬塊錢。它現在是一個勞動密集型產業,可不知道隨著工業4.0,未來多快就變化了。 現在也在講給企業減負,還是要看看中國后續的人工成本上漲的速度和幅度。”

  有巨大機會的國內市場

  無論外部環境如何風云變幻,作為一家中國企業,國內市場是另外一番天地,特別是眼鏡領域。王翔宇說:“中國大概有六七億人需要戴眼鏡,可是真戴的才2億人。這其中平均1.9年才換一次眼鏡。如果大家對用眼衛生重視起來,或者重視眼鏡的功能細分、時尚搭配,比如現在已經有了變色鏡片、防輻射鏡片、抗藍光鏡片、抗疲勞鏡片等,隨著創造出這些消費場景,國內眼鏡市場未來空間很大。”

  看到國內市場的機會,王翔宇除了跟依視路合資、主要做出口的視悅光學,近年又跟依視路合資建了一個專做國內鏡片市場的黃金屋。它的產能已經達到了每年250萬副,并且可以提供定制鏡片的服務。“外銷和內銷分成兩個公司,也因為產品不太一樣。國外市場主要是以中折射率和變色鏡片的產品為主,這跟國外消費者的視力情況和習慣有關系。國內市場以高折射率鏡片為主,粗略地講中國人喜歡超薄鏡片。”王翔宇說。

  除了工廠,他還開了一家專做國內渠道和內銷鏡片品牌的公司。王翔宇以代工國外中高端鏡片起家,走在他的工廠里,也看得到國外名牌的包裝箱。孫永忠說:“ 同樣的原材料和同樣的工人生產,貼上國外的品牌,價格就高很多。當然,國外品牌對質量的要求非常嚴格,可我們也具備生產更貴的鏡片的能力。”

  王翔宇也涉足了電商。提到配眼鏡,很多人的第一反應是“暴利”或者“水很深”。王翔宇說:“中國的眼鏡店平均每天只能賣出去一兩副眼鏡,房租、工資等成本就攤在了這些眼鏡里。人們都講眼鏡是暴利,可其中的環節很多,最后誰也沒掙到錢。”去丹陽眼鏡城這樣的地方,直觀感受確實買到了價格便宜的眼鏡。鞠皓說:“丹陽眼鏡城這么有吸引力,因為在當地眼鏡店里買一副眼鏡的,這里可以買幾副。”價格雖然便宜,是否物有所值就不一定了。

  進到店里,店員首先問拿貨還是配鏡,如果說是拿貨,店員會繼續問是要深圳貨、溫州貨還是丹陽貨。“一模一樣的眼鏡架,價格差很多,深圳貨最貴,溫州貨中等,丹陽的最便宜。區別在原材料上,同樣是板材鏡架,瑞士進口材料10萬塊一噸,國產料1000塊錢一噸。電鍍、螺絲等也都有區別。外行看不出來。”鞠皓說。

  電商能砍掉流通環節,并且王翔宇合作的必要商城APP入駐的都是大牌代工廠,以“大牌品質,工廠價格”為特色,解決了產品信用問題。除了王翔宇主管鏡片生產,他牛津大學畢業的表妹王盼盼負責電商經營。雖然是家族企業,可英國長大,在牛津大學工程科學專業本碩連讀的王盼盼其實有很多職業選擇。她說,如果進一家大公司,開始的5年到7年是接觸不到核心決策的。在自己成長最關鍵的時期,她想學更多的東西。中國電商和消費領域的發展那么迅猛,應該跟大勢在一起。王盼盼最初開的是天貓店,6個月就達到了收支平衡。

  因為背靠大牌代工廠,當柔性制造和C2M模式的必要商城找來合作時,她覺得自己在這一方面優勢更明顯,賣掉天貓店,創立上海必看科技有限公司,投入必要平臺上眼鏡品類的經營。王盼盼的團隊年輕又國際化,還帶有一些大學社團的氣質。她從英國回來,在上海負責面對消費者、運營電商。鞠皓曾經在日本留學5年,駐扎在丹陽工廠里管生產。 他們雖然有傳統制造業的基因,可對互聯網和大數據的理解能力是新一代的。

  鞠皓說:“前年我們產品會上,大家血氣方剛想做媲美世界大牌那種眼鏡。可那樣的產品賣得很慘。我們就越來越面對現實,分析中國消費者的臉形,喜歡的款式、顏色、尺碼。”王盼盼和鞠皓雖然都不是學眼鏡專業的,可幾年下來已經成了賣眼鏡的行家。工廠的辦公室里放著一批法國客人的眼鏡,他們看了一眼就說,這是歐洲人喜歡的款式,在中國很少有人會戴出去。

  一旦解決了消費者配眼鏡的痛點,把價格降下來,有信譽,銷量和增長速度就回應了王翔宇和王盼盼對這個市場機會的判斷。鞠皓說:“2015年5月11日,我們在必要上第一天上線,當天賣了100多副眼鏡。當時我們覺得這個平臺還是有點厲害的,但沒有太詫異。到了5月12日,賣掉了700多副眼鏡。這相當于一個小眼鏡店賣兩年的量了。”

  看到了效果,丹陽工廠里專門辟出一個區域給電商部門日常配裝。鞠皓說:“最明顯的不同是,批量生產的部門都是一大筐一大筐地在工序之間流轉,電商部門是小籃子,每個籃子里是一副眼鏡。下單后形成一個條形碼,信息全在里面,所有工序流轉之后,帶著這個條形碼直接對接到快遞公司,直接送到消費者手上。”考慮到未來的發展,這個部門的工位是按照模塊化設計的,一旦訂單量擴大,臨時隔離墻打開,生產流程迅速復制。

  這個美樂集團的光學板塊里唯一直面國內消費者的團隊,銷售增長的速度很快。鞠皓說:“剛上線的時候,1年只有1000多萬元的銷量,可能還沒有一個代工客戶買的鏡片多。我們承擔的壓力很大。這幾年做完之后,我們每年有幾千萬元生意了,今年預期能破億。在工廠開會的時候,總經理說每個工人平均創造4萬元的利潤。按照這個算法,我們團隊每個人的人均產出已經十幾萬元了。”

 

 
  通知公告 更多>>
·關于舉辦“第二十屆中國(上海)國際眼
·關于擬推薦第二十一屆中國專利獎候選項
·關于舉辦“第三十二屆中國國際眼鏡業展
·2019泰國SILMO曼谷光學展覽會
·關于參加“第十九屆中國(上海)國際眼
  協會動態 更多>>
·與時俱進,做好近視防控——中國視光學
·中國眼鏡協會愛眼護眼公益活動在敦煌研
·第31屆中國國際眼鏡業展覽會在京舉行
·杜同和理事長出席廣州市眼鏡行業商會第
·中國(重慶)眼鏡產業園推介會在榮昌順
  行業資訊 更多>>
·2019年第三十二屆中國國際眼鏡業展
·湖北武漢新增11家定配眼鏡團體標準示
·中國80%以上、全世界50%以上的眼
·綿陽市抽查53批次配裝眼鏡產品 不合
·甌海眼鏡小鎮以蝶變之美,為“國際時尚
  展會信息 更多>>
·關于舉辦“第二十屆中國(上海)國際眼
·關于舉辦“第三十二屆中國國際眼鏡業展
·第19屆中國(上海)國際眼鏡展21日
·2019泰國SILMO曼谷光學展覽會
·關于參加“第十九屆中國(上海)國際眼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眼鏡協會網站”的作品,其版權屬于中國眼鏡協會網站所有,未經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中國眼鏡協會網站”。違反上述聲明的,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中國輕工業聯合會 中國眼鏡在線 國家眼鏡玻璃搪瓷制品質量監督檢測中心 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 北京市眼鏡行業協會
主辦:中國眼鏡協會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653  備案號/經營許可證號:京ICP備13005608號
Copyright© 中國眼鏡協會網站,未經書面授權,請勿轉載。
少儿国际象棋入门视频